她堅守在“中國麻風第一村” ——記浙江省皮膚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護士長潘美兒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9-07-01 09:16:21
  潘美兒,這位浙江省皮膚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麻風病區)的護士長,從1996年開始便23年如一日,堅守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上柏金車山腳下——一個業內公認的“中國麻風第一村”。這位年輕的共產黨員以過人的勇氣和無私的愛心護理麻風病人,并與同事一起努力讓上柏住院部在麻風治療、殘疾護理、心理護理、人文關懷、后勤管理等方面持續保持全國領先,讓麻風病休養員有尊嚴地安度晚年,展現了他們“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白衣天使精神。潘美兒倡導的直接與患者肌膚接觸護理,使“麻風村”成為我國麻風歧視干預理論的發源地。
  
  堅守山坳23年,把最美青春獻給麻風病事業
  
  麻風病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三大傳染病之一,是一種由麻風桿菌引起的慢性接觸性傳染病。20世紀初,我國有50萬麻風病人。新中國成立后,麻風病得到顯著控制,到2018年,治愈存活者約20萬人。中國承諾到2020年消除麻風病危害,這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提出消除麻風病危害的國家。目前,全國90%的縣、市基本消除了麻風病。
  
  上柏住院部是我國最早的麻風病院之一,也是浙江省衛生廳直屬單位中唯一不在省城的醫療機構。住院部里現有61位麻風病休養員,其中一二級殘疾37人,三四級殘疾24人,平均年齡73歲左右,平均居住時間40多年。老版婚姻法規定麻風病人不能結婚,因此他們大多沒家人。
  
  1996年,心懷濟世救人夢想的潘美兒,從湖州衛校畢業后被分配到省皮膚病防治研究所上柏住院部。這里古樹參天,環境幽靜,幾乎與外界沒有往來。潘美兒的工作就是照顧麻風病休養員。
  
  “第一次跟著老護士長樓月琴巡查病房時的記憶太深刻了。”潘美兒回憶說,“剛靠近病房,一股刺鼻的氣味撲面而來,我趕緊下意識地捂住鼻子,只覺得反胃惡心。后來我才知道,這是麻風潰瘍散發出來的氣味。走進病房,坦率地說,當時我很害怕,因為疾病,這些病人的身體大多是殘缺的,很多人五官都不全。”
  
  “當護士長向大家介紹我這個新來的護士時,房間里每個人都突然歡騰起來。手腳不便的,拼命地點頭;沒有手指的,就用拳頭使勁拍著;還有人使勁用自己能夠利用的身體部位,拍打著桌子。我沒有想到,一個新上崗的小護士,竟然讓他們如此拼盡全力地歡迎。那一刻,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潘美兒說。
  
  住院部地處山坳,條件簡陋,離縣城又遠,晚上值班,還要防止野獸出沒。特別是護理對象,情況復雜,一些患者攜帶的麻風桿菌還沒有完全殺滅。好心人開始不斷勸潘美兒換個環境。
  
  是走還是留?潘美兒心里矛盾過。但最后還是被護理前輩們任勞任怨的奉獻精神感染,同時也被麻風病人飽受病魔折磨的悲慘遭遇打動。
  
  她選擇了留下,并主動申請去風險最高的現癥病人區承擔護理工作。這一留,就是23年。院里的參天香樟作證:她把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山坳。
  
  視患者如親人,讓生命活得更有尊嚴
  
  2010年前,“麻風村”里還有現癥病人,現癥病區是最具有傳染性也是最危險的地方。但潘美兒主動申請去這個區護理。如今,在潘美兒和她的同事合力下,現癥病人已經全部治愈,現癥病區已經退出歷史舞臺。
  
  麻風病人曹小英,全身多處潰爛,每天在床上呻吟,潘美兒為她擦洗全身、清洗傷口、點眼藥水;82歲的錢奶奶大便拉不出,潘美兒幫她一點點摳出來;雙目失明的范大娘一次次大便拉滿衣褲,潘美兒幫著擦身子、換短褲、洗衣服……常人眼里幾乎不敢想象的事,在20多年的護理生涯中,潘美兒已經習以為常。
  
  一次,休養員徐阿土過50歲生日,他特地邀請護士長和潘美兒一起吃餃子,當阿土把盛著餃子的盤子舉到潘美兒嘴邊,看到潘美兒笑著一口就把一個餃子吞了下去時,這位患病也不曾落淚的男子突然大哭起來:“她們沒有嫌棄我們啊!”阿土后來說,這是自己50年來過得最難忘的一次生日。
  
  在陽光沒有照到的角落里,同樣有花開的期盼。對麻風病人來說,藥物只能治療身體上的不適。而愛,才是最神奇的良藥,也是麻風病防治醫護人員重要的使命。多年間奮斗在臨床護理最前線的潘美兒對自己的職責有了更深的理解,并為此傾注了更多的心血。
  
  直接和患者肌膚接觸,對病情沒有控制治愈前的患者,進行這樣的護理,需要的不僅僅是勇氣,更多的是對生命的珍視。
  
  年過八旬的朱洪福老人,麻風病給他的下肢留下了又黑又糙呈魚鱗狀的皮膚。每次,潘美兒巡房,就會蹲下撩開老人的褲腿,用手直接觸摸,動作是那樣的自然。
  
  “朱大爺,你潰瘍大,愈合慢。”結束了檢查,潘美兒直起身子,拍著老人的肩,湊近他耳根輕柔地說:“莫急,要耐心啊,會好起來的!”
  
  “她從不把我們當外人,對我們總是既熱情又細心,比親人還親。”麻風休養員們從不叫潘美兒“護士長”,而是親昵地叫她“阿美”。
  
  潘美兒不但解除患者的痛苦,還拯救患者的生命。原籍貴州的小徐,來德清打工時與男友戀愛,兩人即將步入婚姻殿堂時,她不幸得了麻風病。未婚夫把她送到“麻風村”后,從此人間蒸發。小徐絕望了,入院不久,借故回家拿東西,險些尋短見。
  
  在她住院的日子里,潘美兒天天開導她:“這個病不可怕,痊愈后還可以結婚生孩子!”醫療團隊成員還為她捐款,并一次次與她未婚夫聯系,動員說服。3個月后,未婚夫終于出現在小徐病床前。小徐的心結從此解開,希望重燃,兩年后康復出院,與未婚夫舉行婚禮。
  
  結婚次日,她帶著喜糖趕到麻風村,見到醫生護士時哭了:“沒有你們,就沒有我的今天!麻風村是我的娘家啊!”
  
  敬業不忘創新,心理醫療成麻風病學科重大成果
  
  四肢潰瘍是麻風病患者最常見的并發癥之一,治療不好,很容易影響患者的生命。為此,潘美兒帶領護士、護理員多次調配改進消毒液、潰瘍換藥,并教患者常用預防潰瘍的方法,使許多患者養成良好的生活習慣,潰瘍逐漸愈合,免除了截肢的危險。
  
  很多麻風病人受到歧視后很容易悲觀絕望,甚至厭世,潘美兒從心底里把麻風病人當親人待,用實際行動溫暖他們的心。她與護士們時常和病人一起聊天,讓他們感到被尊重、理解和關愛。他們有什么煩心事、解決不了的難題也愛向潘美兒訴說。“心理醫療室”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設立的,如今,潘美兒所在團隊開展的心理咨詢服務項目,其成果被中國科協列為麻風病學科重大成果之一。
  
  從學校出來,潘美兒只有中專學歷,但她從來沒有放棄對自身素養的提升以及學術科研的追求。工作之余,她參加了自考,并獲得本科學歷。特殊的臨床實踐,又讓她掌握了許多第一手資料,《麻風病人的心理研究》《麻風潰瘍綜合治療》等多篇高質量論文在國內外麻風病權威雜志上發表,就是對她實踐與理論結合最好的詮釋。
  
  愛崗敬業的潘美兒,如今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全國人大代表。去年全國兩會期間,她向參加分組審議的其他代表科普麻風病知識,針對全國各地對麻風病防治以及生活保障的經費投入不一的現狀,呼吁有關部門加大對麻風病人這個特殊群體的關注,并希望出臺相關政策縮小差距。今年兩會,她繼續向其他代表科普麻風病知識。她說,只有讓越來越多的人了解麻風病,才能進一步消除社會對麻風病的誤解及對麻風病人的歧視。
  
  作為全國先進典型和單位優秀科室,上柏住院部繼承和發揚老一輩麻防工作者“愛崗敬業,無私奉獻”的職業精神,幾十年如一日堅守在偏僻的山坳為麻風病人服務,在麻風治療、殘疾護理、心理護理等方面持續保持全國領先地位。不少來自英國、日本、印度的麻風病專家考察后驚嘆:如此偏僻的麻風病院,醫護水平竟然這樣高!
  
  在潘美兒和整個團隊以及一代代麻防工作者努力下,浙江省麻風病平均發現率由最高時(1955—1959年)的2.79/10萬下降到2018年的0.02/10萬,患病率由最高時1973年的27.75/10萬下降到2018年的0.12/10萬左右。
  
  2009年,潘美兒榮獲紅十字國際委員會頒發的第42屆南丁格爾獎,成為浙江省第二位獲此殊榮的護理工作者。同年,她被全國婦聯授予中國十大職業女性榜樣。2015年,被省總工會授予浙江省“五一勞動獎章”;同年,潘美兒所在的上柏住院部醫療團隊獲得中宣部頒發的“時代楷模”榮譽稱號,這是浙江省團體或個人首次獲此殊榮。2017年,潘美兒所在的上柏住院部醫療團隊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全國工人先鋒號”榮譽稱號。2018年,潘美兒當選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并榮獲中央文明辦頒發的“中國好人”榮譽稱號。2013年12月6日,《光明日報》頭版重點刊發《山坳人生照樣出彩——記“中國麻風第一村”里的年輕醫療團隊》。她的事跡被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等多家主流媒體重點報道。
iphone捕鱼达人 重庆时时走势图五星综合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助手走势app 财神捕鱼有时间段吗 黑龙江时时怎么 分分彩票投注软件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辽宁十二选五开奖走势图 7乐彩 南国彩票七星彩早版区 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安徽福彩11选5走势图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规则 新时时彩五星走势 可靠的网上棋牌 四川时时直播 掌上12333社保自助认证官网